From TW
Plurk: ASHYowo

[鶴俱] 曙暮未明之時

  • 企劃文,自爽型實驗品

  • \新年快樂/


夜色如褪色的墨。

細雪不知何時停了,散去的雲層露出零碎的星點,遠方依稀浮出山巒淺淡的輪廓,昭示新一日的黎明悄然將至。正是萬籟俱寂的時刻,除夕漫長的守歲已進入下半夜尾聲。

本丸的眾付喪神從傍晚開始高漲的熱鬧氣氛,到了此刻也沉默無聲。俱利伽羅出來走廊吹風醒腦時,大廣間已經瀰漫了沉沉倦意;為熬夜特別預備的蕎麥麵與雜煮所剩無幾,短刀把花牌遊戲中作為籌碼的糖果吃下大半,角落不見消停的觥籌交錯野隨著時間推移在醉意中冷卻下來。


完整版點我


[江雪左文字] 時雨

  • 短打實驗品三號

  • 江雪solo


/時雨/


陰鬱的天隱隱傳來遠方雷鳴,平原的戰場沒有風,只有冷兵器揮舞帶動些許凝滯的熱氣。江雪左文字提刀格擋攻擊,讓一同出陣的同伴一刀把敵方太刀擊敗。悶窒氣壓混著沙塵與腥羶血味抹在肌膚與長髮上,連汗水也變得黏膩叫人生厭,而漫長的戰鬥還在繼續。


檢非違使朝江雪左文字撲來,咆哮刺痛耳膜,生鏽的槍尖突刺、越過單薄的刀裝貼著頸脖張牙舞爪而來。身體戰鬥的本能驅使他側身躲過,但一眨眼的分心依然釀成了錯──俐落「唰」的一聲,敵槍穿透肩上護甲,金屬與臨近死亡的森森寒意倒叫他滿腔的躁動一瞬間沸騰起來,反手一斬檢非違使便失了重心,龐大身軀直接壓在江雪左文...

[俱燭俱] 性之所嗜

  • 短打實驗品二號

  • 擦邊,一點點血注意

  • #麻藥


他們初次的情事在潔白床單上留下了點點血跡。


全文點我

[沖田組] 清明

  • 算是CP向,雙向無差

  • 有角色死亡/微獵奇要素,不是快樂的故事

  • 短打實驗品一號


/清明/


大和守安定自厚樫山帶回加州清光的頭顱。


平原上的血跡乾涸不久,或許是哪家的刀劍付喪神在一場激戰之後留下的。他們對這種場面見得夠多,後天習得的感知在日復一日的征戰後只剩空洞的麻木。大和守安定遺忘了面臨瀕死疼痛的同理與恐懼滋味,這把加州清光想必也是一樣──只要的本體還未破碎,再殘缺的軀體經過幾個小時的手入修復又是人模人樣的優雅,然後在他不知道的某處奮力阻止歷史修正主義者吧。


真好呢。


他昔日夥伴的頭顱睡著一樣躺在野花盛開的草地上,清晨淡薄的日光把他蒼白臉頰染上...

[俱燭] 歃血之戀

  • 關於手入的小段,一點點血注意

  • 繁體直書

  • 手感盡失的產物,本來要當無料還是算了(艸


1 / 7

© 夏都晴雪 | Powered by LOFTER